但是在这个宽容的时代,他又不愿妥协:
“因为我没有办法跟自己说,只是为了混口饭吃而活着,也没有办法告诉自己,不要管东西的好坏美丑,先挣钱就好了。”

冉祥飞(赖赖),江南大学工业设计,一样一生/若有光 设计总监/联合创始人

1.用陶瓷写诗

搬到景德镇之后,赖赖的第一个目标是认真生活,好好吃饭,于是他放下商业,开始做起了自己想要的碗。

那时正值冬季,陶瓷拿在手里的冰冷不适,让赖赖开始思考它与其它材质结合,令陶瓷裹上温度。之后,他做了一系列大漆与陶瓷的结合,大漆刷在陶瓷表面,将之变得柔软而温润。对大漆严重过敏的他,因皮肤出现了严重的过敏反应而暂停,但最近会重启。

自我探索的状态持续了半年后,他开始打理一样一生工作室。一样一生,“木”为植物,“羊”为动物,构成了他心中温暖而质朴的世界。工作室的目标是通过工业生产的方式结合手工艺,保证所有产品既可以批量化生产,又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这是一个盐和胡椒瓶。赖赖在景德镇的好朋友做了一个眼睛的盐罐,因为有一句话说,世上没有东西用咸的水治愈不了:泪水、汗水和海水。赖赖非常感动。那一年是猴年,就以此做了一个猴子的盐和胡椒瓶。

工作室真正开始做生产,从山雨碗开始。每一个碗都由手工绘画,但同时又适应批量化生产。这之后,工作室又做了无数次实验,产出了不同的碗,使用同样造型但不同的装饰手法。

这个杯子叫做月光杯。月亮是表达诗性文化很重要的元素,它代表了很多无法言喻的东西和期望。表面刷了一层纯银粉,通过高温烧结把它固定在陶瓷表面。银能够储存时间,因为它会氧化。同样的银制品,不同的使用者、环境和使用方式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这之后,工作室花了很大功夫,做出了流动的银。

“可以看得到它表面冰川融雪的感觉,我们换了一个溶剂,它会在烧制的过程中,让银产生流动性。一共要烧两次,先反着烧一次,再正回来烧,形成交错感。”

有了杯子,就需要一些盘子来搭配。

这块方盘子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工作室用到了景德镇最传统的镶器工艺。陶瓷做圆很容易,用拉坯就好,但是要做一个陶瓷的方盒子,非常复杂。镶器是将泥板边缘切成45度角制作而成,制作过程中泥巴很容易发生变形断裂,制作难度很高,成品率只有10%,并且只能阴干,最终完成大概要两个月到三个月,是非常长的周期。

在做了一些手绘的,平的盘子之后,赖赖开始尝试用造型的方式做一个盘子。

<figure><img src="http://bajiaostudio.com/content/4-blog/20200205-url-f/_20200105015253.jpg" alt=""></figure>

“我的背景是工业设计,所以这个盘子其实是用犀牛建的模型,然后CNC精雕、翻模,然后手工打磨。我们还是会用到一些很先进的工艺,比如说3D打印,是可以打陶瓷的。学好软件还是很重要的,它可以让你走的更远。”

要达到这样的磨砂质感,需要用喷枪把泥浆致密地喷在陶瓷表面,再拿去烧制、打磨,再用超声波清理细碎的沙砾。之后刷银粉,再次烧制,最后用钢丝打磨,整个过程是非常复杂特殊的工艺。普通的陶瓷,烧出来就可以拿去销售了,但是对于赖赖而言,烧出来只是完成一半。

这是工作室成立多年一直在卖的碗,器型来自于汉代的漆器。红色釉非常贵,成本是普通白釉十倍以上,底部的24k金,成本一次次的上涨,但这么多年来,赖赖坚持按原价销售。

有了天长地久的红之后,又开发了渐变的红。渐变的杯子做了很多系列,红色海棠系列,绿色春江水系列,还有黑白渐变。

其实这些都是在赖赖做实验过程当中,烧了成百上千个,然后挑出的几个。“一样一生从成立到现在,我们几乎每天都在做实验,可能我们东西出来的不多,但是每天都在做实验。”

2.景德镇的意义

为了再次突破自己,在朋友的推荐下,赖赖远赴欧洲,在代尔夫特和皇家陶瓷工厂艺术驻场了两次。这让赖赖开始思考如何把景德镇的中国陶瓷与西方的陶瓷联系在一起。

在赖赖的理解中,景德镇的陶瓷独一无二之处是高岭土。在交通不发达的时代,运输高岭土要将之制成砖块,一块块堆起来放到背篓里,再运到工厂。而代尔夫特整个城市都是砖块构成,所以赖赖的设计也用了砖块的形状。

第二次驻场在第一次的基础上,把砖块进行的延伸。这次赖赖做了非常多种不同的尺寸,并把连接部件做得更加圆润,最后做成了一个屏风。图案装饰依然来自柳树,这是他常用的设计元素。

从代尔夫特回来之后,赖赖开始在思考他在景德镇的意义。

“ 欧洲,日本,包括中国的一些陶瓷产区,景德镇是最方便的。在代尔夫特做模具,要花两个星期的时间,但是在景德镇,你只需要打个电话,花两天的时间,就做出来了。” 因为效率的关系,景德镇做大件的东西是其它产区无法匹敌的,比如桌子。

老一代的居委会院子里面都会放一些陶瓷的桌子凳子,其实都是景德镇产的,其它地方很难完成。但是那样的桌子的形状,已经不符合当代年轻人的审美。赖赖经过大量的尝试,决定用传统的工艺来做小边桌,再用流行的装饰手法,比如孟菲斯、波点、条纹,使它看起来不老套。

<figure><img src="http://bajiaostudio.com/content/4-blog/20200205-url-f/_20200105015654.jpg" alt=""></figure>

在大众接受度提高后,之后,赖赖又立刻开始调整基础的形状。

陶瓷的家具,除了易碎之外,非常适合用于户外,它不怕风吹日晒,不会变形。因此,赖赖就做了一个结构来缓解运输易碎的问题。

中间的黄色部件把桌面和桌底连接起来,拧紧后整个桌子非常稳固,拧开后黄色部件可以提起来,将桌底和桌面进行分开的运输,也会省运输的空间。

同样是大件的家具,这一次,他又尝试用印坯的工艺,制作了这个架子。印坯也是一种传统工艺,它使表面会有很多的肌理感。它可以当客厅的茶几,也可以当成小架子。

有了一层之后又做两层、三层的。可以看出它并不完全笔直,但是“就要有一定的公差,才会有一点点味道。”

大件家具之后,赖赖紧接着又找到了景德镇的第二个专属,就是玲珑瓷。

赖赖甚至因此创立了一个新的品牌——若有光。玲珑瓷是景德镇四大特有的工艺之一,它是朦胧的,远看是实的,打光之后又非常通透。

作为一个产品设计师,他希望玲珑玉除了装饰以外,具有功能属性。比如装了一杯水之后,可以通过它看到水位。喝凉白开是特别中国的生活方式,西方人,哪怕是东方的日本人,都不太会喝凉白开。赖赖因此做了一套面向中国年轻人的水壶。

除了经典的米粒造型以外,他还把它做成了柳叶、点滴,把玲珑变得更加活泼。

之后,工作室又做了一个马克杯。敞口的造型使散热更方便,盖子是一个小碟子,可以放一个蛋糕、面包或者坚果在上面,也可以当底托。同样的,也做了点滴的装饰方案。

赖赖还继续在若有光马不停蹄地进行着更多关于玲珑瓷的尝试,让我们共同期待若有光的新产品面市吧~

尾巴

赖赖说:“做陶瓷,其实是一件花费很大心力的事,它特别折磨人,一窑烧一两百个,但是一窑是全部坏掉的,成本真的很头疼。”

从景德镇创业开始,一路走来,已经过去了六个年头。从创立品牌,到去欧洲访学,再到探索到景德镇的意义,六年里的每一天,赖赖和他的团队都在不断的尝试、创造。暂且不论这么多年,他对陶瓷的坚持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当初他迈向景德镇的第一步,无数人就迈不出。敢想、敢做、敢闯,这六字正对应了他的这六年。

一样一生也有公众号,里面没有卖货,却有很多赖赖的随笔,有他写的小诗,有他一段时间工作的总结,还有他想对大家说的话。有一篇文章里他说自己太傻,走了太多弯路,但是到文末,他又重拾了信心。他说还好这个时代很宽容,他还没饿死。但是在这个宽容的时代,他又没做多少妥协。做水壶的时候,团队里的同事说:“你要是早点妥协,这个壶我们早就做好了!何必拖了大半年。”

用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他,那就是坚持。其实无论做陶瓷、设计,还是做任何事,只有坚持才能成就我们进步。坚持是我们对待这个世界的态度,也是我们改变这个世界的方式。

因为坚持,在充满妥协的世界里,他依然在景德镇做着新东西,你呢?

本文素材整理自八角设计公益分享会及一样一生工作室/若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