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设计师成为设计师之前,他们在做些什么?

安藤忠雄(Tdao Ando)在成为建筑设计师之前,他在周游列国;乔尼·艾维(Jony Ive)加入苹果设计出IMAC之前,他在一家设计公司实习;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跻身于巴黎时尚界以前,他刚从法律系毕业转向学习服装设计。

设计师是自由的,没有统一的模板,也不是在流水线上标准化地生产。

设计师是有趣的,他们在成为设计师之前也同样有趣,汗水、机遇、灵感、冒险等这些影响着他们。

每个人在成为设计师之前都有自己的道路,作为一个普通的设计学生,我们未来成为一名设计师之前,我们该如何准备。

这一期「八角设计」找到了两个即将开启他们的设计生涯的设计师,分享他们「即将成为设计师」的故事。

「为了方便阅读,人称采用缩写形式,B为八角设计,L为吕君毅同学,D为戴维同学」

JOE

B:首先请简单做下自我介绍一下吧

L: 我叫吕君毅, 本科毕业于江南大学设计学院整合创新实验班。原专业是工业设计,现在是OPPO的IOT产品经理。

B:在大学四年里你怎么规划你的学业和未来的职业生涯?

L:四年里我对自己的学业职业规划随着对设计理解而变化,大一的时候对设计的理解还停留在做做外观之类的,但是接触到了更专业的设计知识以后我发现设计师应该肩负更多的责任感。
设计不但要做好看好用,还要有价值,符合社会发展的要求甚至引导社会发展。有了这种理解后,我发现产品经理的职位更适合我,而且作为设计师从事这份工作可以更好地训练自己洞察事物的敏感度。

这些差不多是在大三的时候才确定下来的,那时候学了很多基础设计课,包括产品设计,品牌构架、用研等等。但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设计伦理课和设计评论课,这两门课让我从更高的维度审视“做设计”这个事情。

B:前面你提到的设计伦理课和设计评论课对你的影响,这两门课或多或少给你提供不同的设计的视角,请问你在做设计时会怎么运用其中学到的方法或者理论呢?

L:他们给我做设计时的思考多了一层维度,以前的话可能就在用户需求、商业价值、设计感的层面。这几个都是有比较实在的标准的,但是这个设计伦理层面是比较偏向于做那种“问心无愧”的设计考量。

比如在做毕设的时候我研究了纸的再利用设计,用回收的校园废纸进行再利用,生产一些产品。这个层面的考量就要求我不但要回收废纸,还要回到废纸的制造者学生上,教他们废纸回收的知识,让他们体验制作的过程。其实就是更深入的去思考设计问题的源头,思考提出的设计解决办法有没很好的解决问题有没有带来新的问题。不断反思 去逼近心中对“有道德、负责任的设计”的追求。

这是毕设做的纸回收产品,去到学校里宣传纸回收知识和让小学生参与回收的时拍的照片

B:除了这个以外,你能分享一下在求学期间让你感到深刻的实践/工作坊项目吗?

L:莱克工作营项目令我印象深刻。莱克是苏州的一家做吸尘器起家的企业,他们做了一个工业设计大赛,其中有一个工作坊是去参观他们的工厂,做一些创新产品设计。让我印象比较深的是这个工作营让我有了对中国本土的制造业转型的直接接触。有很多之前是代工厂的厂家自己都在进行企业转型,变成了自有品牌。这中间很需要设计的能量,有很多像莱克这样的企业正在等着中国优秀的工业设计推动他们发展,这次的经历让我对中国工业设计前景充满了期待和信心。

那次经历也认识了很多台湾来的同学,他们设计的发散性很好,都非常的有想法。这一次经历让我觉得要更多的去开拓自己的眼界,让自己做设计的时候有更多的可能性吧

B:除了在学校的学习以外,你还会参加怎样的学习课程/工作坊/项目呢,能给我们分享一下吗?

L:我是理科生考到江大工业设计专业的,美术基础相对较差,于是我参加了「创意思维手绘」工作坊(八角设计EMMA老师所开设的手绘工作坊),开始有教一些比较基础的练习方法,有些我现在还在用。更重要的是在上“课外手绘课”之前我是一直把手绘当成一种“表达”工具的,上完之后才发现收手绘也可以是设计思考推进的工具。

Emma 老师教的内容不像其他的那种偏重技法和表达的那种产品手绘,更注重于手绘怎么帮助你推进你的设计,怎么帮助你拓宽设计的可能性。有的时候手动的比脑子还快,有时候还没有想到可能手上已经画出来了,以前认为手绘是设计思考结束后的步骤,这对我之前的手绘认识是颠覆性的,所以也就逐渐在后面的设计学习过程中养成了用简单的图来记录和推进想法的习惯,这种图可能很潦草,很简单,但是却有可能是自己没发现的很重要的思维映射。

这种之前学校课程作业中推进设计的小草图,很多都是随手画的,但在量的堆叠过程中可能就有某个概念或者灵感浮现出来,我觉得这是种比较简单的捕获创意的方法。

另外一个就是「八角的家具工作坊」了,家居工作坊是我之前看到宣传以后就一直想来参与的。因为大学期间基本都在做被动的设计,有明确的设计限制。参加工作坊想要主动的去寻找可能性的设计。这一次的主题是「SIMPLE TWIST」,放大或者研究一个比较简单、易于生产的点。思敏哥和小明哥带着我们从一些比较简单的思维训练出发,训练思维推进和感觉的敏感度。

对我来说收获比较大的是在限定时间的情况下对一个材质或者结构进行深入思考和推进的这个过程。对于一个不限定产出和出发点的设计命题,限制他的只有满足“SIMPLE TWIST”这个点。这其中不仅仅是涉及到发散思维还有制定详细的推进计划的逻辑思维。

我在进行这个项目时选择了海绵作为一开始研究的对象,选择它的原因也是对他“软硬兼备”的特性比较感兴趣。所以最开始的方向在海绵的挤压和形变上,做了很多的小实验来探索海绵在不同受力情况的形变。之后又对多种材质和海绵相互影响进行了研究和试验。后面又延伸到多个海绵相互接触时表面的摩擦力,通过和形变的结合产生比较有意思的功能雏形。

这个阶段的得到了很多有关这个材料的经验,也有很多可能发展的方向。在过程中两位老师也帮助我在设计实验困惑时进行更深入的方向选择和试验推进。

以上为吕同学在家具工作坊中的照片

DAVID

B:首先请简单做下自我介绍一下吧

D:我是来自江南大学设计学院整合创新实验班16届的戴伟同学,大家都叫我David。我热爱工业产品设计,也将其作为了我的主要发展方向,目前也是有了很多实际项目的经验,另外我也爱好胶片摄影,无人机摄影。目前也是有自己的设计自媒体账号。

B:在大学四年里你怎么规划你的学业和未来的职业生涯?

D:大学四年里,其实我并没有具体地去定义规划每一年每一步该做什么,在进入整创之后,我给自己确定了一个主要的方向,并一直坚持为其而努力。本科学(专业)上,我选择的是工业设计这一专业领域持续钻研,以达到T型人才的纵深为目标;而在未来的研究生学习与职业生涯阶段,我准备涉及一些与工业设计相关的学科,例如材料学,结构学,空气动力学等等,以拓宽自己的知识面,延长T型人才的广度。

B:你说到的T型人才,肯定在你的设计实践中或多或少地有所体现,请问你在做设计时怎样把这种意识加进去呢?

D:作为整创的同学,在项目的前期调研阶段总会考虑到更多更广的一些问题,在这个时间点上,我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去考虑更多此类的因素。而随着项目的进行,我们会到达造型探索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设计师的知识广度重要性就更能体现。

例如:“产品造型的变化对用户使用体验的影响”这一问题,我们就需要对造型进行反复持续性的修改;“社区产品服务的系统设计与应用,对整个社区的正面影响与负面作用及持续性影响,”这就涉及到了社会学层面。而这些,则是我们设计师在设计的中前期就需要考虑到的,我们也会在这些时间点进行广度知识与技术的运用。

B:你能分享一下你在学校期间令你印象深刻的一次设计实践/工作坊项目吗?

D:印象最深,也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次,是我在大二时期参加过的一次八角的设计工作坊。工作坊的导师EMMA教会了我很多实际设计项目中的技术与学术经验,例如她在飞利浦工作时期具体的设计项目进程的分享,从手绘的造型推敲到实际生产中的材料选择。

更重要的,她也传授给我们很多实用的设计方法,例如调研阶段的造型象限分析法,设计阶段的限定造型推敲法等等… 因为此类设计方法的实用性很高,所以我对它们的印象也是十分深刻,同时我也将其运用在了很多实际项目中,这也使得我的设计实习实际项目进行得更加顺利,也让我的提案论证得更加合理。

以上为采访所提及的坐标分析法
B:这种思维方式在你的设计中如何产生影响呢?

D:这种用相应的设计方法去解决相应的设计问题的思维其实在实际的情况中是很实用也是很具有说服力的。

就像我所负责的此次实习中项目前期的调研工作一样:项目要求对所有的手机产品硬件技术进行系统的调研。我就将之前所学习的造型象限分析法则转换成了技术象限分析法,将所有的现存手机技术归纳在了一个坐标系中,从低可实现度到高可实现度,从低成本到高成本,并合理得进行了设计分区,而后与其他的市场与用户调研分析成果进行了结合,最终导出了项目前期的设计愿景,也是使得项目顺利进行。

在最终的设计提案回报中,OPPO的设计总监与多名工业设计主管也是对此分析法则产生了高度的兴趣并给予了积极的评价,我想这也是我对之前所学知识的一次灵活的运用与完美的实践吧。

以上为戴同学在OPPO实习时的照片

B: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在oppo实习的经历吗?

D:当然可以。一:在OPPO实习给予我最宝贵的东西就是实际的项目经验;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并不是我的专业:设计本身,而是除去设计之外,个人的价值观念与企业核心价值之间的微妙关系及其对你的设计产出的影响。

我们先从一开始说吧,首先,在短短的1.5个月的实习经历中,我参与到了实际的工业设计项目详细的进程,体会到了与同事之间的提案竞争与合作,接受了与企业高层沟通交流设计提案的经历,也是克服了一系列的设计与加工生产上的一些硬性问题。该完成的设计流程,这让我此次实习收获颇丰。

二:在我入职之后,才发现个人的价值观念与企业的核心价值观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有时公司可能会仅仅因为价值观的不和而放弃一个综合水平都十分优秀的人才。因为价值观不论是在生活与工作中对我们产生的影响都将会是持续性与决定性的:举个例子,OPPO的核心价值观中就有“本分”“至美”等词语。这就象征着我们将会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做自己该做的事去脚踏实地地创新并追求艺术与技术结合的极致与完美。

若我们都是习惯了设计抄袭与借鉴,习惯了通过营销与推广丰富我们的产品,相信我们是很难被OPPO选中成为员工的,而这一点,我认为个人与公司的价值观是很符合的,而这一过程也是提升了我个人的价值,同时也是为公司创造了价值,所以我在职场中工作地很快乐,也很乐意为公司付出。

以上为戴同学在某电器公司ID部门实习时的手绘作品
B:现在正逢开学季,你觉得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给学弟学妹们吗?

D:在这里我想对学弟学妹们建议,一定要尽早弄清楚自己想要做什么,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自己真正感兴趣的设计领域是什么。等确定了这些之后,你就可以确定自己在大学四年中的目标,并为其义无反顾的去努力付出了。

大学四年转瞬即逝,我们一定要在这短短的四年中夯实自己将来立足于社会的基础。在设计学习的过程中,也一定要始终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的平衡,避免纸上谈兵,多多把握能参与实践的机会,这些将会对日后出国留学或是考研升学或是入职工作都会有十分重大的影响。

在这里我分享一下我大学四年的学习历程吧:在大一我会选择多参与社团与部门活动,为自己的大学平台发展广泛的社交人脉,认识众多优秀的同学;同时我会报名参加一些基础的设计软件及手绘的培训,例如Adobe系列软件及建模渲染技术。

在大二,我会投身于学院的课程学习中去,深入学习体验设计教育带给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从而培养出自己的设计风格,同时,在这个时间点也要确定自己将来是考研还是出国还是选择工作,并进行相应的前期学习。雅思等语言成绩在这里也要准备开始学习了。而后,为了丰富自己的实践经验,我是大二就开始暑期去公司实习的。

到了大三,此时你已经具备初步的设计能力与自己的认知理念,此时你最需要的就是实际的锻炼,所以设计工作坊与设计实习是你此时最好的选择。

而到了大四,这时同学们都应该已经选择好了自己的道路,出国留学的同学都已经做好了作品集,考研的同学也都准备好了初试,工作的同学也都应该拿到了校招的offer。最后的最后,道理在这里,怎么走还是你自己的选择。希望大家都能拥有幸福快乐且充实的大学时光,日后都能成为设计专业领域的佼佼者。

以上为戴同学的手绘习作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