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奉为设计神坛的意大利如今也被diss了。

意大利品牌创造了“太多看起来相同的产品”
Cappellini这样说。

谁是Cappellini?

Giulio Cappellini

这位年过60的设计师,是上个世纪末最具影响力的行业人物之一,像设计界教父一般的存在,他父亲于1946年创立的米兰公司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具创新和魅力的家具品牌。

他也是第一批认识到设计正在成为一种全球现象的人之一,意大利设计再也不能依赖于日益缩减的本土大师了。

Giulio Cappellini(右1)法国兄弟设计师Bouroullec的Erwan(左1)与Ronan(左3)、英国设计师Jasper Morrison(右2)、意大利建筑师Piero Lissoni(右3)、与意大利设计师Rodolfo Dordoni(左2)。(Photo Credit:Cappellini

Cappellini经常四处旅行,造访各地的设计学校、设计展览以及竞赛活动,去认识不同的人并发掘有趣的设计。他说“很幸运地,我一生中挖掘的许多年轻设计师们,Jasper Morrison、Tom Dixon、Marc Newson、Marcel Wanders、Bouroullec兄弟等人,后来他们也都成为享誉国际的设计大师。

Ronan-Bouroullec-Cuisine-désintégrée

bouroullec兄弟遇到cappellini是在一次展览上,当时Ronan正展出他上面的作品,那时候Erwan还没有加入Ronan。能够被Cappellini邀请做设计,在那个时候是非常轰动的事情。因此即便像法国兄弟这样的大师在为Cappellini做方案的时候,也是不断的改稿,免费改稿!过了半年多才真正的过稿。Cappellini就是这样一个被尊敬,被信任的伯乐。
Cappellini回忆他和Jasper Morrison的第一次合作时提到:“我当时在伦敦参加展览,其中一件参展作品—Jasper Morrison的《Thinking Man’s Chair》。”

Jasper Morrison的《Thinking Man’s Chair》

“我当时非常喜欢他的设计,我不止买下了他的设计,还直接冲到他的工作室去见他。当时27岁的他,见到我一脸疑惑,就像再问我‘有事么,先生’”。

据Cappellini说,他当时的表情就是这样的。

最后,直到Cappellini答应送他去意大利的机票,并请他吃意大利面、进一步谈合作计划,他才接受邀请。
还有一次,Cappellini在米兰卫星展看到Nendo的作品便非常喜欢,于是邀请他参与合作。他们的合作关系相当融洽,彼此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但Cappellini开玩笑说:“我们一起工作室,他表现的相当主动、强势,甚至是不是的告诉我说我们还可以做的更好,就好像是我得努力工作的样子。”

Cappellini说:哼~nendo你听好,我才是老板(傲娇脸)

除此之外,Cappellini在与设计师合作的过程中还遇到过很多趣事。像Jasper Morrison和Philippe Starck的不打不相识,像Cappellini此生再不次寿司。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他对好的设计和好的设计师的热情。有热情,没有什么梦想不能被实现。

为什么diss意大利设计?

1991年由Jasper Morrison设计的Lo Pad Chair

在他看来,好设计是超过20年仍历久弥新的经典作品!好设计是能够成为历史与生活的一部分,也就是以“使用价值”走进人们的生活。好设计师能搭起使用者与产品的沟通桥梁的。

他说:“意大利设计倾向于‘过分关注生活方式’,我认为我们必须回到50年代和60年代意大利设计的起源 - 做美丽而有用的物品。也许最美丽的形状已经在50年代和60年代完成。但今天我们可以投资新材料,研究,新生产系统等。幸运的是,意大利的设计产品在全世界都很受欢迎,但我们必须再给出不同的东西 - 如果我们做普通的产品,你其实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它们。”

1991年有Tom Dixon为Cappelline设计的S椅

除此之外,仅仅做好产品是不够的,我们需要有可能在世界各地推广产品!许多意大利公司的问题在于,它们可能在全球范围内非常有名,在不同的艺术博物馆中有很多产品,但实际上它们对于国际市场来说太小了。”

2004年由Ronan和Erwan Bouroullec为Cappellini设计的Cloud Shelf

对年轻设计师有什么建议?

“我总是告诉他们,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做很多作品,要做‘好’作品。另外,请多翻看设计历史,因为你必须知道过去创建的内容。第三点是,做一个很好的渲染是不够的。你必须用你的手,像婴儿一样去感受你的项目。第四点,设计师应该关注开发并了解公司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是我从Gio Ponti那里学到的东西,当时我作为一名学生在他的工作室工作。”
(以上内容由八整理自Nina Boccia、Rima Sabina Aouf 及Suli Zhang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