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她的作品集全部,只是其中一个作品。

荷兰独立艺术家贺晶评价说:
“它比较好的展示了一个作品集该有的样子:明确的主题,记录了丰富的试验和探索过程(包括材料和形式的试验)(这点非常重要),结果完成度好。”

Enter II (2017) Acrylic,ribbon, nylon wire,magnet 150 × 85 cm

一土
拿到了DAE本科offer
GRA本科offer和Artez本科的offer

🏆
DAE
荷兰艾因霍芬设计学院
它被《纽约时报》评为“这无疑是世界上最好的设计院校”
这座超难申请的顶尖院校,今年的录取已经基本结束,今天就让一土同学分享一下她的Offer故事,看看她是如何获取设计灵感,又如何实现设计创作。

📖
作品集 & 故事

Enter
进入

这个项目是我这一整年感受的总结。

那段时间,我从以前的学校退学,所以我有机会去探索我感兴趣的一切,并试图忽视我过去接受的概念和规则。也因为这个我很容易陷入危险和未知。当我读到一些关于世界的另一个真相的文章时,我觉得我的过去突然崩塌了,我完全被推到了一个新的世界里。我的意识慢慢地脱离了我的控制,在不确定性中探索意义的焦虑也改变了我身体的状态,就像世界和我之间的对话,我试图用我的身体和物质来表现这个在特定空间中无形的变化,而这个作品只是一个开始,因为我还会不断地进入另一扇门。

Enter I (2017) Stainless steel,brocade,reflective fabric and zipper 200 × 80 cm

Enter II (2017) Acrylic,ribbon, nylon wire,magnet 150 × 85 cm

关于“进入新世界”的实验

这是一些可以展示我对世界的新认识的电影画面和实验,颠覆了我对永恒和意义的认知。我想从一个白色的世界进入一个黑色的世界,同时也意识到我生活在一个不可触摸的世界。

The Truman Show by Peter Weir

The Dust of Time by Theodoros Angelopoulos

上面是Peter Weir的《楚门的世界》的截图,和Theodoros Angelopoulos的《时间的尘埃》,下面是我自己关于“进入一个新世界”的实验。

我踏入了一个新世界。

我们都在自己的圈子里。

我们读的内容就是我们自己的映射。

我撕破幻想的表面。

这两个是关于我对现代社会的新认识,灵感来自于艺术批评。

我总在想,到底什么才是真的?

真理和想象之间有一段距离。

我喜欢棋子不小心掉到洞里。

关于“变化”的材料实验

我的皮肤因为焦虑而变得很糟糕,我试图通过材料来表现我的皮肤状况的变化,也是这个抽象主题的切入点。除此之外,我还在塑料袋上做实验,试图找到一种方法来改造我以后可能会用到的材料。

布和粘土的材料试验,以及“进入”的创意

经过一些实验,我选择了布和粘土与线进一步实验。同时,我发现我喜欢用我的身体来表达“进入”的感觉,所以我决定用我的身体来测试布料,继续探索“进入”的想法,希望找到材料和我的身体之间的交集。

我又做了关于粘土的实验

在这些实验之后,我决定用我的身体和作品中选择的材料来表达“进入”的感觉。
为了达到这个不确定的目标,我给这个未知的“物体”一些标准:
它应该与身体互动
它应该显示进入这个“对象”前后的对比
它应该有一个过程从这个对象中出来
然后我打印了三种不同类型的图片:生活用品/我关于布的实验/参考,和关键字:身体土地/流动。在这些之后,我开始混合这些“盒子”,并画一些草图。

我选择了这两张草图来把他们做出来。

第一个方案我选择门作为放置我的装置的地方,与主题“进入”紧密相连。

我选择绿地作为第二个放置我的装置的地方,因为这个空间的完整性和半透明的丝带连接了空间和我的身体。

这两个实验都是失败的,我用磁铁把亚克力门和缎带固定在我身上,试图通过我身上缎带的变化来表现不同空间的对比,但是效果并不是我想要的。

写在最后
这个作品她的起点很简单,就是想表现一个人从一个世界进入到另一个世界的感受。这个感觉是很抽象的,所以我们在做的就是如何把这个感觉通过材料和形式传达出来。她尝试了非常多的可能性,在过程中慢慢整理出最适合的一种,进行完善。很多学生在过程中不敢做那么多尝试,因为害怕不能预测结果是什么。我觉得她做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