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敏,
本科就读于南京林业大学包装工程系,
于今年申请到LUND工业设计硕士。
「八角设计家具工作坊」两期学员,
「八角设计」作品集学员。

「STORY」

“我非常喜欢设计。”戴敏这样跟我们说道,大一的时候戴敏就想学习工业设计,但一直只是处于爱好的状态,后来到了大三他才开始正式地接触这方面的知识。他跟很多人一样从建模和手绘开始,“这些技能在表达出自己想法的时候很重要,但由于我不是学习美术出身,在学习手绘时遇到了蛮大的困难。”当时他大多数时间都在临摹,但是要自己去创作时却没有了想法。

“会临摹不代表会画草图,草图是思维的延伸,如果大脑里什么都没有的话就啥也画不出来。大多数手绘班教授的东西都是临摹,并没有让我们真正地用脑去思考,而对于产品的了解缺乏也导致了脑子空白的情况。”

后来戴敏尝试去转变思维方式,在画草图时由简入繁,比如在画一个电热水壶时,“我会去了解它是由哪部分组成,我如何去构建这些成分,然后再赋予它的一个外形,有了这些分析,草图就自然而然地呈现出来了。”

戴敏参加「八角设计」第一期工作坊,以木头作为载体,想让它们拼接组合或者做出弯曲性效果来。“但总的来说是一个很短的试验,由于我预先设定好我当时想要一个书架,而完全忽略了材料本身的特性,是否能够满足我的预期。所以当时小明对我做的东西并不满意。”戴敏这样评价自己第一次尝试。

不同形式的探索

弯曲实验

“我的思维是受局限的,被困在一个很具体的预设里。而思敏跟小明则强调的是先动手去试验,去了解熟悉材料,这样材料才会传达出它们的声音,据此再去完成一个作品。但是我短期内没有办法接受他们的想法,内心是充满了困惑,无法从原有的思维跳脱到新的思维里,于是我进入了一个盲目探索的状态,在这边探索一下,再转向另一边进行探索,丧失了一个固定的方向,迷失掉了。到了最后我所完成的作品并不是很理想。”他补充道。

不同的弯曲程度

尽管工作坊最后的成果并不理想,但他并没有放弃对于设计的思考,而后他便去了实习,在实习当中他保持不间断的思考,也得到了实习工作室的老板的指导,帮助他建立基础和设计思维,“在那段时间,我渐渐领悟到小明和思敏所教给我的设计知识。”

陶瓷灯具

“那时我也运用起、在「八角设计」所习得的知识,例如在做一个项目时,不能只思考最后做成什么东西,要学会自我评价,有可能别人觉得你这个东西做到这样就足够了,但你要学会问自己这样做足够好了吗?我在实习时做过一个陶瓷的项目,那时对材料进行了大量的探索,寻找最能确切展示出材料特性的那一面来,虽然最后没有找到非常合适的载体,但是期间对于材料的探索让我收获颇丰。另一方面就是学会了思考项目的意义,以及它的生命力到底有多少。”

竹编形式探索

期间他尝试了做一个新的作品,灵感源自法国艺术家Laurent Martin所做的一系列竹子的装置与日本传统竹编手工艺品。名为“Twist”。戴敏尝试把竹条和透明PVC管两者结合,让其产生奇妙的火花,并做了一系列的模型来探索竹条在空间中存在的形式,最后所呈现出一个奇妙的装置。

laurent martin与日本传统竹编工艺

他首先从竹编的制作原理入手,在对竹编有了初步的了解以后,尝试把透明PVC管加入其中,进行试验性探索,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由于透明PVC管的参与,竹子竟然有了一种漂浮在空中的感觉。

漂浮效果

“小明建议我多去思考竹条与透明PVC管两者之间的关系,不能只把思维限制在竹编的范围内。所以我先做了一些基本结构,再在此基础上去寻找它们之间的关系。”戴敏说。

结构的探索
“在这个过程中我又回想起Laurent所做的艺术品,我很喜欢竹条在空间中扭曲的感觉,我在想这种扭曲可不可以被我所控制,于是就产生了下面的结构。我把竹条的横截面用两种不同的方式固定,用手固定住两端形成了平行的线条(见图一),而松开手后,竹条就会以45度进行扭转(见图二),之后把两个相同的单元件进行组合就产生了新的形态(见图三)。”

左图一与右图二

图三

“将这个结构不断重复便可以创造出不同的形态,产生更多的可能性。”

“这个项目让我对材料的认识与探索有了自己初步的理解,在此之前,我完全不知道如何通过动手去做设计。这个过程中小明的指导对我来说起来很关键的作用,他总是能在最重要的节点给我有效的建议。回望这个项目,就像思敏所说:当你对材料有了足够深入的了解的时候,材料自己就会告诉你它能做什么,这种设计是只有通过用手去感受材料才能做出来。”

最终呈现的形式

这个项目目前还处于持续进行的状态,在未来还会有更多探索与发现。

而戴敏将这个作品纳入了他的作品集之一,他实习处的老板鼓励他将作品集投出去,“不是什么事情都是做好准备才去做的”她这样鼓励戴敏迈出第一步,最终顺利打动了LUND的老师,拿到了Offer。

今年戴敏再次参加了「八角设计」的家居思维设计工作坊,这一次他的状态更加地开放,他说自己的头脑也有了更加清晰的思路,知道了怎么做才是对的,并且明确了自己想要走的方向,一改去年思维混乱。

玻璃与木头的结合

由于受到了“twist”的启发,这一次他选择透明PVC管和木头两者结合进行结构上的尝试,例如透明管在木头中穿插,或者被木头所挤压,形成不一样的感觉。但思敏觉得透明管和木头两者的对比更有趣,相比于pvc材料,玻璃更能与木头产生强烈的对比,于是他就尝试在木头里面吹玻璃,强化这种对比感,不断地去尝试更多的可能性,探索他们在结构或者材料上的可能性。

玻璃与木头的对比

起初他用玻璃管在木头当中进行一些穿插试验,就像pvc管一样,但是发现这样违背了玻璃本身独特的材质特性,于是改用吹玻璃的方式与木头进行结合。同时也尝试不同模具所能形成不同效果的“容器”,“但思敏认为作为“容器”应该呈现出更具有整体性的状态,于是我做了一些相同的模具,在当中插入藤条、木条、铁丝来控制吹制玻璃时的形状。”戴敏说。

不同形态的“容器”

同一“容器”下的不同内容

经过进一步的探索,他发现不同材料的加入会对造型会产生不同的影响。由此在同一“容器”中因介入方式与内容的不同,最终所呈现出来的作品也会随之产生多样的可能性。

因不同的介入而产生不同的结果

目前这个项目仍在不断地完善当中,但是有些东西已经得以改变并默默地影响着他,并且不断持续走向未来。

仍在探索中

「INTERVIEWS」
以下是对戴敏同学的采访,为了方便阅读,「八角设计」为B,戴敏同学为D。

B:首先跟大家介绍一下自己吧!

D:我叫戴敏,来自南京林业大学,今年申请到了Lund 工业设计专业的研究生,本科专业是包装工程。

我最早对设计感兴趣是因为对建筑有很大兴趣,高中的时候看了贝聿铭设计的苏州博物馆的纪录片,从那时候开始就对设计产生了兴趣。在这之后苹果的风靡全球让我对工业设计变得十分着迷。

上了大学之后就开始看各种建筑和设计相关的书籍和视频。此外大一的时候加入了一个汽车设计的社团,很喜欢他们在工作室捣鼓各种东西,我很喜欢那种状态。

但本科课程的设计内容并不多,除了接触一些包装设计的内容以外大部分时候都是在自学,到了大三之后本专业的课少了之后我就开始去旁听一些工业设计专业的课程。

B:我们对你竹编的项目很感兴趣,你为什么会以竹子作为主题呢?

D:其实也是偶然,当时在国美溜达的时候看到一个废弃的竹编椅子,觉得很美,但是却废弃在那里,所以就想我能不能做点什么让大家感受到竹子的美。

B: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D:最大的困难其实是要决定这个项目朝哪个方向走,因为做了很多的模型也衍生了很多有趣的idea,这时候就很容易偏离最初想要表达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我和小明(张明硕,资深产品设计师/八角设计导师)以及实习的工作室的老板聊了很多。我认为动手做设计的有趣又痛苦的地方就在于你产生了很多想法,但在这个阶段你只能选择一个继续下去。

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找朋友或者其他的人去探讨我的项目,一方面去了解别人是如何想的另一方面也是在理清自己的思路,去思考自己真正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同时也会梳理自己做的东西。这个过程中也免不了一些争论,或许别人的想法会把你带偏,所以自己一定要独立去思考。

B:你觉得这个项目给你带来的收获是什么?

D:一个是锻炼如何通过动手探索边做边思考的能力。

第二是如何学习自己不了解的事物,在这之前我对竹子完全不了解,做这个项目的时候在网上搜各种竹子的文章,现学现用。

最后就是锻炼了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在别人质疑你的想法的时候学会去保护自己的想法,当然也要去倾听。

B:接下来还有在准备什么其他的项目吗,能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D:现在在做一个玻璃的项目,也是今年暑假在「八角工作坊」做的一个项目,将玻璃与木头结合去做一些有意思的东西,目前这个项目还处于早期阶段,接下来会做更多的探索

B:能给我们分享一下申请LUND的经历以及感悟吗?

D:其实最初的想法是打算明年再申请学校的,因为作品集做的并不是很完善,当时工作室的老板建议我投一下试试,我其实是比较犹豫的,但最后是她说“不是什么事情都是做好准备才去做的”这句话打动了我吧,所以就投了。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作为一个跨专业的学生这个过程会比较孤独一些,没有太多的人可以互相学习,找实习的时候也碰了很多的壁。还是多去尝试吧,不管是申学校还是找工作。

B:对于家居工作坊,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D:说一下自己参加前后的感受吧,去年在参加之前我以为一开始就是要去做一个具体的object,所以没有太多的探索和思考就想着去做最后的成品,所以也被思敏和小明批得很厉害,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慢慢开始理解他们说的话。工作坊教的东西和国内大学教的内容很不一样,所以需要一段时间去改变自己原有的思维方式。

B:好的,很高兴您能与我们分享您的经验!

D:好,谢谢,最后我想谢谢小明、思敏以及工作室的李师傅和王师傅,很感谢他们的帮助。